Atomic

嘻嘻。

Happy Birthday.Johnny Depp forever.

这首歌的副标题应该叫《萨拉查之歌》 简直是二位的真实写照

这个赫特人居然有腹肌

果然这个是杀伤力最大传染最强的😌

大概是最长情的一个敌人了吧
杀了师傅 杀了公爵
追了大半辈子
最后跑到Tatooine去寻仇
死了
以手抚膺坐长叹

【SW】“Lightsaber is your...”“My life,master.”


希望有人能送给我一个题目。非常希望有人能送我个题目。


欧比旺对光剑的情感胜过其他任何东西。

甚至包括原力。

即使肯诺比大师有能力徒手摧毁一片机器人,他还是愿意用他流畅的剑法挡开每秒20发射向他的红光。

其实从前的学徒肯诺比十分依赖原力胜过光剑,因为原力总会引导他,在适当的时候帮助他,就像他的师傅一样。那时的欧比旺还会和同辈的学徒用原力来比试一下。这时,如果金大师去找他的徒弟,就会发现他徒弟的光剑可怜巴巴地躺在角落里,周围还散落着其他学徒的光剑。光剑的主人们追逐着彼此,不时有学徒突然从人群飞出去——那是稍有不慎被同伴用原力推出去的倒霉蛋。 不管他人如何,反正欧比旺从来没当过倒霉蛋。

  但是也没赢过几次——他总是感受到师傅的到来,于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人群,拾起光剑好好的挂在腰间,仿佛光剑一直呆在那里。金大师看着自己的学徒,摇了摇头。 “欧比旺,”他板着脸开口,“要记住,光剑是...” “是我的生命,师傅。”欧比旺心虚地悄悄抬头看了眼师傅,又迅速地把头低下,“我记着呢,师傅。” 金大师原想“严厉地教训”欧比旺,但看着欧比旺不安地搓着衣角,还不时偷偷看一眼他的脸色,他便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的好徒弟是真心把自己的话牢牢记住了,叮嘱几句后就离开了。
然后下一次他又看到了欧比旺躺在地上的光剑。
金大师有些头痛的捏了捏鼻梁,第一次从欧比旺身上感受到了年轻人的鲁莽。

金大师决定要找欧比旺好好谈谈。

“欧比旺,到千泉殿来一下,我们需要谈谈。”金大师给他的徒弟发了简讯,然后就走到一棵树下等待——欧比旺最喜欢在这棵树下冥想。没过多久,欧比旺就急匆匆地跑来了。 “师傅。”欧比旺恭敬的对他行礼。
“欧比旺,”金点点头回礼,“我们需要好好地谈一谈。”
“是,师傅。”欧比旺说完便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师傅。
“欧比,”金大师想让自己看起来和颜悦色,而不是在教训徒弟,就叫了徒弟的昵称,“你还记得当年你打造光剑的事吗?”
欧比旺没想到师傅叫自己来是为了这件事,一下子有些发愣,有些慌乱地回答,“啊..记得,很清楚,师傅。”
“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金对他和蔼地笑笑。
“当然,师傅。”
“你拿到自己的水晶时是不是遇到了很多困难?”金大师现在又想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收敛了笑容。
“呃...还好...不算太困难。”欧比旺顿时领会了这场略显诡异的谈话的真实目的。师傅一定又看到我把光剑扔在地上了...欧比旺很想拍拍自己的额头,但是在师傅一本正经的注视下,他只能蹂躏自己的衣角。
“除了你一门心思往外跑时不小心掉进了冰窟,”金为欧比旺的“不太困难”做出了到位的补充,“这就是鲁莽,徒弟,要记住,任何时候都要心静,切忌鲁莽。”
“是,师傅,我记住了。”看着欧比旺乖乖听话的样子,金又一次想要相信徒弟真的长了记性,但他及时阻止了自己,接着说,“很好,欧比旺,那你组装光剑时是不是也因为鲁莽或心急失败了很多次呢?”
欧比旺很想配合师傅批评自己,但又不愿意对师傅说谎,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搓衣角的动作越来越大。
金大师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不适时地想欧比旺的衣服会不会着起火来,他叹了口气,缓和了脸色,柔声对欧比旺说,“不要担心,欧比旺,事实不会让我恼怒。”
欧比旺嗫嚅地说了几个字,金没有听清,“什么?你说什么,我的徒弟?”
“一次,”欧比旺迅速抬头看了看师傅,又迅速移开目光,“一次就成功了,师傅。”
金大师第一次觉得一个优秀的徒弟也许会阻碍师傅的教导。
“...那真是太好了,欧比旺,你是个优秀的徒弟,回去...回去休息吧。”拍了拍徒弟的肩膀,金大师看着欧比旺行礼后走近殿内,内心盘算着怎么才能让徒弟永远好好地握紧光剑。不,这不能算惩罚,这只是一堂小小的,友好的,训练。金说服了自己,盯着欧比旺的背影。

欧比旺没来由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第二天傍晚。
“希望你今天有所收获,我的徒弟。”金和欧比旺并排走在圣殿的走廊里。
准确地说,搀着欧比旺。
由于师傅“小小的”,“友好的”训练,欧比旺在课程结束后便脚步虚浮,几乎无法正常行走。
“很有收获,师.傅.”欧比旺咬着牙说,暗自揣测他的老师傅一定是因为报复心太强才不去教幼徒的。
“抱歉让你如此疲倦,欧比旺。”奎刚努力作出惭愧的表情,“但是你的试炼将至,需要加紧练习。”
“是,师傅,谢谢您。” 谢谢您没把我扔在训练场自生自灭,谢谢您还愿意搀我回来而不是看我爬回房间。
到了欧比旺的房间,好心的师傅替他的徒弟打开门,让徒弟好坐在垫子上,“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拿些吃食。”欧比旺累得连气都懒得喘了,胡乱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奎刚出了欧比旺的房间,反思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毕竟和三个已经完成试炼的年轻绝地还有自己技艺高超的师傅轮番对打,放在哪个学徒身上都绝对是个不小的挑战。事实上,欧比旺做的已经相当好,他接连战胜了两个绝地,又把第三个磨的没了脾气,认输退场,等到师傅亲自出手时,欧比旺已经双腿打颤,不得不用全身力气才能握住光剑。一位绝地大师对付一个精疲力竭的学徒自然是易如反掌,三个回合后,欧比旺被师傅虚晃一招绊倒在地,挣扎几下就不再动弹了。
然后就发生了学徒肯诺比被师傅一路驾回房间的场景。
沿路有很多绝地,一定都看到了他像只无辜幼崽的样子。
不过欧比旺现在没有精力想这些,他只想扑到什么东西上好好睡一觉,就算是赫特人身上也无所谓。

于是等金大师拿着几块糕点和茶水回到欧比旺的房间时,欧比旺已经在床上陷入了深度睡眠,连衣服都没换,只是解下了腰带随意丢在一旁。奎刚走上前放下食物,顺便帮欧比旺把缠在脖子上的学徒辫拨到一旁,免得徒弟死于窒息。然后他转身向外走,没留神踩在一个东西上差点摔倒。

那是欧比旺的光剑。

现在,奎刚·金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么过分。


后来,欧比旺·肯诺比真的学会了永远紧紧握住光剑,把光剑当成和自己生命等价的东西。

光剑对于这时的他来说,或许比原力更重要。

在欧比旺作为学徒执行的最后一个任务中,他站在护盾外,一次又一次地向原力祈求,想让达斯·摩尔的光剑偏离师傅的身体。
但是摩尔红色的光剑还是穿透了师傅的胸膛,而他只能站在门外,发出绝望的咆哮。
愤怒充满他全身,强烈的恨意催使他不顾一切地向西斯扑上去,放弃了保守的防卫剑法,用上了自己最凶狠的攻击。
他要达斯·摩尔死。
他被摩尔用原力推入深井,看看抓住了井壁的突起才没有跌入深渊。
他仰头看着摩尔,醒悟了自己刚才有多么愚蠢。
他看向倒在一旁的师傅。
鲁莽,欧比旺,不要让情感支配你,心静,不要让西斯利用你的愤怒。
是,师傅,我记住了。
他平静下来。
达斯·摩尔脸上疯狂残酷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一丝恐惧。
欧比旺高高地跃起,抓住师傅的光剑,挥出致命的弧线。西斯的表情凝固在脸上,堕入了差点让他葬身的深渊。
他聆听了师傅的遗言,发誓会教导安纳金。

欧比旺又在师傅的葬礼上向安纳金发誓,发誓会让他成为一个出色的绝地。
像他的师傅奎刚·金说的那样,任何时候都不让感情支配自己,决不鲁莽行事。

事实证明,欧比旺做出多大的努力也无法使安纳金称为那样的人。

“安纳金,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光剑是...”
“是我的生命,师傅。”
他们追着意图暗杀阿米达拉议员的刺客到了一家酒吧门口,欧比旺举着他徒弟的光剑,恨铁不成钢。
“下次试着不要把它丢掉。”
“是,师傅,我会试试的。”
欧比旺看着男孩诚恳的表情决定再一次原谅他。

欧比旺进到酒吧,试着感受刺客的位置。
他隐约听到背后传来模糊低沉的笑声,这样的笑声他十年前从纳布返回后就再也没听到过。
他回过头,背后只有科洛桑繁忙的街道。
他摇了摇头,决定去喝一杯。

-Fin-


这么俊俏的小师傅是谁啊~(天哪他怎么连动画版的都这么好看)

距离Alan·Rickman和David·Bowie去世已经一年了。年初一直很忙,直到现在才有时间静下来写一些关于这两个人的片段。
AR让我以一种特别的方式爱上了HP系列,并让我一路跟随他参演的电影,走进了电影(尤其是欧美)这个深不见底的大坑。想看风华正茂的青葱AR,就去看84年BBC的迷你剧,看那里面AR一只手就能握过来的小细腰狂流口水;想看二货略白痴的老板,就看神偷艳贼,顺便暗暗吐槽一下中年后AR的大肚子。但不管是嫩出水的AR还是略微发福的AR,他都是带我第一个喜欢上的演员,也会一直排在我guilty man名单的榜首。
DB,哦亲爱的宝爷,我爱你。虽然我讨厌把两个人联想到一起——但是我确实是先爱上了坂本龙一的音乐,再爱上了龙一(教授生日刚过,生日快乐),接着知道了DB,然后爱上了DB和他的摇滚。DB早年妩媚不可方物,中年后沉淀下来风度翩翩,但依然骄傲,依然爱玩,无论哪一种DB都能让我心甘情愿地付出热情和爱。我一度放弃弹钢琴,但龙一和DB的音乐,把钢琴又带回到我的生活中——我渴望亲自去体会他们的音乐,感受每一个音符,每一段节奏,演奏他们的作品带给我幸福——看电影也是如此。
仅此篇日记怀念Alan·Rickman和David·Bowie,感谢他们给我带来的愉悦时光。

全世界我最欣赏坂本龙一。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叫《坂本龙一和大卫们》
英文名字是《Ryuichi Sakamoto and Davids》
有个人叫坂本龙一 他周围总有一群各种各样的大卫。
故事讲完了